爱国话题好但不宜街头采访

发布日期:2019-08-16 21:19   来源:未知   阅读:

  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中央电视台推出街访“你爱国吗?爱国让你想到什么?”系列报道。主题当然不错,问题是记者过于简单的采访方式和粗糙的问答互动,不仅没有使“爱国”这一严肃崇高的话题更深化和更广泛认同,反而还多了几分戏谑,少了几分应有的庄重和严肃,这种简单引导式、主题先行式、贴标签式的宣传使得本来很深刻的主题似乎变了些味道,其传播效果适得其反,值得反思。

  一是时机不对,缺少由头。凡是新闻都讲究由头,这一次频频提问“爱国”话题时,正赶上国庆长假,到处歌舞升平,百姓出门旅游,一副国泰民安的景象。爱国的话题从何谈起?有网友说,历史上,常规逻辑是国将有事,才会将爱国一事普及和深入到老百姓身上,比如,顾炎武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鲁迅说过,“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而今,祖国神勇,天下太平,央视突然弄出个爱国调查与走访,让人感觉莫名其妙。

  二是从受众、特别是普通百姓接受传播的角度上讲,人们一般很反感这种生硬的采访方式。爱国主义是一种罕见的主义——你一生下来就被它套牢,不需要你有自由意志,强买强卖就已经达成。困难的是爱国主题是需要深入回答的,如此浅层面的强问,得到的肯定是很多“爱”的重复或神回复。一个采访中,记者让一市民唱两句爱国的歌曲,市民说:“傻丫头,姨不唱了。爱祖国,爱人民,那指定得爱。www.207788.com,”

  爱国这样的话题,你信奉它时容易受到赞美,因此,在回答的过程中自然会选择趋同,被提问者很难在电视镜头里表明自己不幸福或不爱国。托马斯·杰弗逊说过:“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以普通百姓和当下具体情况看,他们只能在电视镜头前给出一些或不知所云或讨好背书似的回答。任志强在微博上爆料说:央视九月二十八日到办公室采访我,问:什么是爱国?答:努力批评政府的一切错误,以让这个国家中的人民生活的更好,享有更多的权利和自由。问:怎么证明爱的深度?答:批评的越重,爱的越深。放纵政府滥用权力的,恰恰是最不爱国的行为。结果没有播出。无论对否,任志强的回答还真是对爱国的个性化诠释,可惜,电视没有深入讨论下去。

  三是从不同的传播载体和手段上来看,爱国这样的话题更适于文字表达,不适合于电视化表达。如果非要用电视表达幸福、爱国、梦想这种抽象化的、偏重于感性的词语,电视可以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等来进行,而不是新闻采访、特别是街头采访式的问答形式,这种方式不仅使崇高主题表面化、庸俗化,而且受众还会产生逆反心理,效果适得其反。

  我最近听到的、让我感动的爱国故事是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的经历。1967年出生于河南的施一公,1989年出国留学,经过努力和拼搏,他从一个在国外餐馆打工的普通留学生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2006年他回国参加学术会,受到当时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的邀请,希望他全职回清华,他没有提任何条件就放弃国外的优厚条件回国,从头开始建立实验室。这样的故事其实就是爱国,胜过我们在电视上空洞的表决心、喊口号,或者是做作的泪如雨下。188144黄大仙大公开

  爱国作家于晓威说,关于爱国不爱国,该去问官员,看看官员们如何作答,我觉得这样更有意义也更有意思。尤其是,裸官的,转移资产的,拥有三套以上房产的,子女亲属在国外的,台上倡导和叫嚣风清气正、台下营营和践行腐败龌龊的。我认为,这些声音在爱国的回答中都更加独特,也更具象。应该强调的是普通网友对爱国的诠释和表达更深入、更理性、更现实,因而也更值得关注。

  可以说,爱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生命基因。问与不问,它就在那里,不离不弃。请别再这样以街头采访的形式简单发问了,幸福、梦想、爱国都是多么伟大、美妙和渗透灵魂与骨髓的感觉啊,不是数学定义、不是物理公式、更不是简单回答。有多少美好而高尚的词语在如此简单、唐突和无厘头的提问中被玩笑甚至亵渎、糟蹋,有多少这样的问可以重来?!